大宗商品价格上涨,会增加居民的生活成本吗?

2021年以来,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范围内有所缓解以及货币宽松、市场供求格局变化等因素影响,全球大宗商品价格不断走高,以能源类和矿产品为代表的大宗商品价格明显上行。4月初,中国大宗商品价格指数创十年新高,其中涨幅较大的为能源类、矿产类、有色金属和钢铁类,这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对我国实体经济发展产生影响。

01

深层次原因

(一)以美元为首的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持续。为对冲疫情影响,2020年以来,美联储共释放了20万亿美元(全球美元的五分之一),形成了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今年新一届美国政府上台后继续推动此项政策,再次增发1.9万亿美元,从而令大量货币进入实体经济和全球资本市场,使得以美元为标的的各类资产价格进一步上涨。与此同时,西方各国央行也紧随美元走势纷纷开启了印钞机,进一步增加了市场对大宗商品的投资或投机需求。

(二)国内经济强势复苏。2020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首次突破百万亿元人民币,成为全球主要经济体中唯一实现正增长国家。2021年是“十四五”规划的开局之年,一方面,房地产和基建投资仍起到逆周期调节经济的作用;另一方面,“十四五”发展的重点领域将是新基建、新能源领域。目前来看,国内粗钢、精炼铜、电解铝以及精铅、精锌、精镍的消费已占据全球比重的50%以上。国家在上述领域发力客观上带动了钢材、铜、镍等各类黑色及有色金属预期需求的增加,成为影响大宗商品价格的重要因素。

(三)市场供求格局发生变化。一是全球主要石油生产商维持供应稳定并减少部分供应的决定使得能源价格上涨的预期增加。与此同时,我国作为能源消费大国,消费量不断增加。2020年全年能源消费总量49.8亿吨标准煤,增长2.2%。其中煤炭增长0.6%,原油增长3.3%。二是受疫情及地区局势动荡影响,非洲、南美等全球新兴矿业国家勘探投入减少。其中南美下降4.3%,非洲降幅超过10%。同时,现存主要工业金属矿产量增速放缓。在需求端强势增长的形势下,供求关系加剧从而推高产品市场价格。三是个别大宗商品随着新兴行业的发展可能出现结构性的供应缺口。例如,铜、镍等有色金属在预期储量不变的条件下,随着新能源交通领域的快速发展市场需求将不断增加,预期供应缺口将会加大。四是全球气候变暖,极端天气增加,自然灾害及各类病毒肆虐等引发全球粮食结构性短缺问题,加上个别国家或地区的粮贸限制、游资炒作等原因,导致农产品价格大幅波动

02

可能性后果

(一)一定程度上影响实体经济发展。一是基础原材料价格的暴涨大幅增加了国内制造业企业的生产成本,企业产品出厂价格被抬高,市场竞争压力增大,如占消费比重最大的汽车及增长潜力巨大的新能源(电池)领域。二是影响到下游相关企业甚至服务业的投资意愿及市场价格。如装备、设备及相关产品的出厂价格进一步影响到相关企业的生产投资和生产成本。三是国内经济长期得益于基建对经济的托底作用,大宗商品价格的上涨提高了国内基建成本,影响新基建发展。

 (二)阶段性增加居民的生活成本。衣食住行是社会生活不可或缺的基本内容。以“食”为例,大豆、玉米价格的上涨将引起肉、蛋、禽及食用油、植物蛋白价格的提高,且一旦粮食价格上涨,还会影响社会稳定;以“行”为例,作为机动车保有量处于世界前列的发展中国家,油价上涨增加的是所有居民的出行成本;以“住”为例,作为全世界人口最多,并处于快速城镇化阶段的我国,钢材等价格的上涨也将影响住房价格。不仅如此,生活成本的提高最终会形成劳动力价格的上涨,进而增加企业的人工成本。

(三)金融机构资金投放或被动增加。受大宗商品价格逐渐上行影响,企业成本增加,特别是石化、有色、煤炭、钢材等下游企业,加上因新冠肺炎疫情导致的需求和销量减少,相关企业营业收入和利润减少,现金流收紧,企业贷款需求增加,金融机构资金投放量随之增加。对部分企业调查显示:由于原材料价格上涨,企业贷款需求同比增长5.3%。

(四)金融业潜在风险加剧。目前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变动趋势尚不明朗,由流动性推动的资产价格升势并不坚实,一旦大宗商品价格走低,企业在价格高峰期囤积或锁定进口价格的原材料将会与现货市场出现价格倒挂,企业盲目大量增加原材料进口将有可能使企业库存再次增加,企业之间的货款偿付变难,资金链货款清偿问题凸显;杠杆率较高的企业可能面临债务难以按期偿还的风险,成为金融机构的风险隐患

03

如何应对?

(一)多渠道促进经济结构调整。充分发挥财政、信贷等政策对产业结构的导向作用,降低基建托底经济的比重。鼓励技术创新,增加技术和知识产权等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度。降低单位GDP能耗,提升产品质量,减少低水平重复制造,淘汰落后市场。

(二)健全国内期货和现货交易。集中国内现货交易市场,健全发展期货交易市场,并有效衔接二者,降低交易成本,给国内企业创造利用期货市场套期保值来对冲现货价格不利变动影响的机会,最终利用自身市场优势逐渐夺取国际大宗商品定价权。

(三)坚持发展和构建双循环体系。一是完善市场经济体制,畅通各要素的市场流通,降低交易成本;从供给端提高粮食、能源等重要物资的多元化供应和自我保障能力;三是推进对外开放政策的完善,塑造自由、开放的市场环境,维护全球化的市场格局。

(四)前瞻性应对潜在流动性风险。及时根据实际情况对于出现风险的贷款企业和个人出台贷款延期、本息迟缴及征信豁免等政策,平缓社会信用风险;更大程度发挥央行逆周期调节力度和最后贷款人的职能,扩大再贷款适用范围,储备政策,确保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功能正常。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